纤影临水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刹那间澈净明通

【主伞修】《纸中诞生之人》(1-0)

诳言堂楼礼:

·和 小大大@桔子味小米粥 的换文,她更一篇我就更一篇,小大大加油~


·主伞修,带双花、周江、喻黄、韩张、林方玩,但是成分稀薄到看不大出来


·言语杀人的言灵师X承受伤害的纸人paro,基本设定来自志水雪小姐的《是-ZE-》(《幻神之家》),感兴趣的人可以去补漫画,又是一个我想看但没人写我就自己写了的paro


·大家没有打荣耀的世界










《纸中诞生之人》


 


 


1


 


叶修打开门,往里瞅了一眼,随即当机立断把门关上。


正想着这样是不是就算露过脸了能够回去了的时候,伴随蹬蹬蹬的跑步声门被扯开了,果不其然是黄少天聒噪的脸。


“叶修叶修你什么意思?见着哥几个就把门关上了你是嫌弃我们啊?好不容易聚个会迟到就算了还关门,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枉我……”


和声音。


叶修看了他一眼,伸手再一次把门拉上了。


他站在原地,静静数一二三,里面传来几声吵闹后终于安静下去,再打开时黄少天已经坐回了座位上,站在门口的是喻文州:“前辈好久不见。”


叶修点点头,侧过他走进屋,看见熟悉的脸孔时感慨了句:“年年不见年年见,怎么一点都不怀念呢。”


在座至少有三个人向他竖起了中指。


叶修昂首接受这份嘉奖,示意大家不必对他的归来太过热情,在屋里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黄少天已经盯了他许久,一落座再度不屈不挠地凑上来:“人呢人呢?怎么就你一个过来?”


“谁啊?”


“还用问?跟我们你还装什么装?虚伪!这么大的消息早就传到蓝雨来了,”黄少天鄙视他,“你的纸人呢?”


“他啊……”叶修拖长调子,直到有人按耐不住要跳过来打他,“说要去买点东西,买完了就上来。”


“外面?”黄少天一愣,他鼻子灵,嗅到叶修身上有些潮意,“外面不是在下雨?”


等着听笑话的张佳乐也一愣:“你让纸人一个人走在雨里?”


“带了伞的,又不会淋湿,”叶修动动手指,“张佳乐你什么时候加入纸人权益保护协会了?从前没少跟大孙风里来雨里去啊?现在才心疼?”


“去去去,”张佳乐被戳到痛脚,他跟孙哲平搭档的时候做了不少疯事,直到对方落下不可愈合的伤痕才发觉纸人也不是永生万能,于是对禁忌上起心来,还是嘱咐叶修,“纸人是纸做的,沾了湿气总不太好,你怎么心里也有个数……”


“有数有数,”叶修随口打发他,发现依旧所有人盯着自己,“不是吧?哥来了你们就不继续聊了?这是鸿门宴?”


“大家好久没见,正在叙旧,这时前辈就进来了。”喻文州解释,过来递给叶修一杯水,笑眯眯地坐在黄少天旁边,“正好前辈讲讲近况。”


他圆了场,又把话题引回了叶修身上,黄少天回脸给了他一个“文州给力”的晶亮眼神,他又兀自笑笑。


“哎哎这可不公平,你们叙过旧了,我还什么都没听到呢,”叶修想摸烟,发现身上没带打火机,只得作罢,手指捻了个熟悉的手势,“要讲也得挨着个讲。”


他这成心耍赖,韩文清却接了话:“霸图一如既往。”果断迅速,不留余地。


喻文州迅速会意:“蓝雨略有成绩,还需努力,还需努力。”


周泽楷想了下:“加油。”他说。


一群人纷纷保持队型,三言两语叙完了“旧”,回过头来紧盯着叶修。


叶修叹了口气,转向黄少天:“说说吧?”


“我说?叶修你没搞错吧你自己的事为什么要我说?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黄少天想到什么如临大敌,连忙向喻文州表忠心,“文州你听我解释,你相信我,我真没有再帮他干活……”


“谁让你说这个,”叶修白眼,“你说消息都传到了蓝雨,是怎么个消息?”


“哦这个啊,”黄少天见不关己事,眉飞色舞来了兴致,就差来块惊堂木,“也没什么咯,就是说你回了本家,表面上又懒又散,内心里野心勃勃,处心积虑在仪式上抢了你弟纸人,夺了当家之位。”他凑近叶修,“有句港句,你真挥舞一把九环砍刀、大开杀戒血溅当场、身上背了满门人命?”


“都灭门了我还夺什么当家,”叶修嗤笑,“传得这么邪乎?”


他看向喻文州,对方却颇为认真地点了点头:“叶神那晚挥舞九环金背大砍刀连取一十八条人命的事迹,已成为圈子里人人仰望的背影。”


“我听的版本多一些!”方锐兴致勃勃地举手,“我听说的是一百八十条!”


“一百八十条也太邪乎了,”张新杰严肃地指出,“人体所含的油脂会钝化刀刃的锋利程度,斩断骨头也会产生相当的磨损,再考虑受害人的抵抗行为和行凶者的体力极限,即使是叶修,一个晚上也分不了那么多尸。”


“我听说他用的是化尸水啊?”


“不是一把火都烧了吗?”


“靠啊,”叶修听不下去,“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不会有人真信了吧?”


“那得看是谁,”张佳乐终于找到了报复机会,“别人嘛不好说,但要放到你叶修身上……”


“业界传说。”林敬言概括。


“江湖败类。”孙哲平接上。


黄少天“哈!哈!哈!”大笑三声,猛拍他肩:“你也有今天!”


肖时钦“咦”了一声,见众人看他:“没事……我就是觉得……这些版本和我从小戴那听到的都不一样……”


他继续说:“我听说的是,叶修前辈原本只是受命去为纸人唤醒仪式帮忙,却在见到那个纸人时一见倾心,为爱所迷夺了胞弟的纸人,不惜对叶家刀剑相向——”


他话没说完,周围人都露出一副“这什么狗血剧情”的表情,反倒叶修“哦”了一声,摸了摸嘴,评价道:“就这个,还接近点真相。”


静寂。


屋里突然被静寂笼罩。


“我靠靠靠!”黄少天不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却第一个表现出了反应,“叶修你不是吧?爱啊?真是为了爱啊?合着你这么多年没有纸人都是没看上眼啊?可怕!这个看脸的世界真是太可怕了!我的世界观都不好了!啊,文州……”


喻文州配合地给他顺了顺气。


“没带小卢来真是太正确了,你这上梁不正下梁还能直的了吗?快说说快说说,你看中那纸人哪儿了啊?是颜特别正还是条特别顺啊?哎呀我真是太好奇了他怎么还不来……不会出意外了吧?”


“断电。”


富有魔力的两个字出口,屋里立刻陷入黑暗。


众人再度静寂,不光是因为突如其来的黑暗,还因为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了。


笃定的。平静的。充满力量的。不容置疑的。


能喝令风雨、掠取人命的。


作为言灵师的——叶修的声音。


他们沉默。


这个声音已经太久没有响起,一两年,或更久,在他们熟悉了这个言灵师的行事方法和思维手段后,他就像出现时一般突然的静寂下去,有人辗转找到叶修,他也只是说“不再用言灵了”,传的人多,然而信的人少。


原因无他,叶修太强大了。


即使是与历代的言灵师相较,他的强大也是数一数二的,虽然要付出代价,但像他那样的人,改变历史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屠龙之技不会久苛一隅。


叶修会回来,作为现今最强的言灵师回到这个圈子——当过他的对手的人,做过他的队友的人——他们都这么觉得。


现在他回来了,带着他的纸人——还有那依然满盈力量的声音。


用两个字,唤来了寂静的黑暗。


他们只得沉默。


“电流,接续起来。”


过了一分钟或一个世纪,终于有人开口,电灯轻颤着再度闪烁起来,照亮室内一切。


他们依旧维持着黑暗中的姿势,看着叶修。


他倚着座,挂着懒洋洋的笑容,漫不经心地开口:“六个字,大进步啊小周。”


就像黑暗未曾降临一样。


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就像他没有——表露出过任何情绪一样。


“叶当家过奖了,小周只是有点怕黑而已。”江波涛顺畅地接过话题,“屋里杂物多,人也多,摸黑碰着总是不好的。”


周泽楷想了一下,似乎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怕黑,但他的纸人这么说,他也就姑且认了。


他是新生代言灵师里最强的,也是最沉默的,言灵师用命令口吻便会催动言灵,日常生活多少有点谨言慎行的态度,但话少到他这地步,也有了些“天性如此”的意味,为他流畅地衔接起与人交往这一面的正是江波涛。


尽管纸人多少会承担起言灵师“不能随心所欲说话”的责任,黄少天那种话唠型纸人也忒少见,简洁到会引起误会的孙哲平则是另一个极端。


“小江,称呼可不能乱叫。”叶修说。


众人“啊?”了一声。韩文清皱眉:“你不当当家?”


“不当,”他说,“叶秋受了那么多年英才教育,除了当家也没什么别的天职了,哥可不能让他失业啊。”


“那你还抢他的纸人?”张佳乐瞪圆眼。


叶修笑笑:“抢都抢了。”


“你要把千机伞给你弟?”


千机伞能抵御言灵师反噬受到的伤害,这也是叶修没有纸人却四肢健全活了这么多年的原因,不然以他的力量,早因为没有纸人帮忙承受伤害失血过多致死。


他们不知叶修哪里搞来这柄神器,只知道他出现起就带着它,郑重的像带着他的手。


——不世出的神器换一个纸人,那纸人究竟是个什么角色?


不料叶修摇了摇头:“不给。”


“不当当家,明抢纸人,不交千机伞——”孙哲平哼了一声,“你这是要刚正面。”


他一句出口,张佳乐立马跳起来:“叶修你你你——你还说我们疯!明明你自己才是最疯的!”


叶修笑得很灿烂:“人嘛,总要趁着年少轻狂做一些傻事,才不枉90后一场——你说对不对啊小周?”


周泽楷想了想,决定跟他划开界限:“我是00后。”


“这么不给面子……”叶修看似有些失落,“老韩,我们90后……”


“你自己去傻。”


黄少天突然窜过去开门。


他拉开门,外面的人正好抬起手,拳头差点叩到他鼻子上,“啊”了一声,“你耳力真好。”他笑着说。


黄少天摸了摸鼻子:“是闻到的,你跟叶修身上一股味儿……你是叶修的纸人!”


“是呀。”对方点点头,“我姓苏…”


“苏沐秋。”叶修接上,“来这么迟。”


“走错路了,花了点时间。”


“走神了吧?苏大大敢不敢不分心……”


苏沐秋找到个壶走过去,拿了叶修的杯子把水给他续上:“用言灵了?”


叶修随他的目光看去,自己手背上正渗出一道血痕——言灵师使用力量就会遭到反噬,用法越狠毒反噬也会越重——“没注意在哪给划的。”


一听就是假话,苏沐秋却“哦”地点头:“下回小心点。”


他抬起叶修的手,低下头把嘴唇贴上去,那道血痕顷刻消失不见。


与之相对,苏沐秋的脸颊出现一道划痕。


 


 


言灵师的三道规则


其之一、言灵师只能使用让他人不幸的语言,目的越是邪恶,言灵师受到的反噬就越大。


其之二、言灵师可以通过命令或黏膜接触将受到的伤害灾厄转移到纸人身上。


 


 


叶修看着自己的手:“太小心不就享受不到苏大大的服务了嘛。”


“敢不敢不这么用我?”苏沐秋白他一眼,伸手掏出个东西拍在他面前。


打火机。


叶修看他。


“你常用的那个塞在别的外套里,看你穿这件出来我就觉得没带——便利店比想象的远。”苏沐秋挑眉笑,“馋得不行了吧?嗯?”


“……那是那是。”叶修掏出烟,满足地点燃一根,眯起眼。


苏沐秋拎起壶看别人的杯子,把喝干的续满,见气氛有些不对:“怎么了?”


所有眼睛盯在他身上,他想了一下,很真诚地说:“我跟这人刚认识不久,你们想揍他尽管上,不用顾忌我。”


他又想了一下,补充:“如果要揍,尽量别打手。”


方锐奇道:“为什么是手?”不一般是别打要害?


苏沐秋说:“因为他全身上下,只有那双手我看得上。”


叶修点点头:“刚才那下如果不是伤在手上,他根本不会给我治。”


黄少天骂了一声,他这声发自真心,骂出了很多人的心理活动:“你到底是谁?!”


苏沐秋愣了一下,指指叶修:“他的纸人。”


叶修翘着二郎腿:“我的纸人。”


“哦我是文州的纸人……不对我问的不是这个!”黄少天很不可置信的看他们,“你们刚认识?你们简直就像认识了一辈子——我从没见过第二个跟他味道一样的人,你就像喝了他一肚子口水!”


苏沐秋做了个表情,似乎是被这个形容恶心到了。


叶修很开心地恶心他:“少天啊,默契这种东西嫉妒是嫉妒不来的,你怎么就不相信哥空窗了这么多年是因为没有一个纸人为我而生呢。”


黄少天呸了几声:“这人明明是为你弟做出来的,怎么会是为你而生?”


“纸人有自己选择言灵师的权利。”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但是我也有一个问题。”


他的话仿佛是和很多人一起问出来的:“——你为什么会和苏沐橙长得这么像?”


苏沐橙是少见的女性言灵师,今天虽然没来,但她跟在叶修身边时日已久,实力也不错,是以众人对她印象深刻。


而这个名为苏沐秋的纸人,跟苏沐橙长的有七八分像,名字也是仅有一字之差——为了避免产生糜烂的关系,言灵师必须跟纸人相同性别,这是祖宗定下的规矩——加上叶修之前说看脸,众人已经脑补出了叶橙秋八万字替身文。


叶修没说话,苏沐秋倒是挺轻快地说:“我前生似乎和她是亲兄妹。”


“啊?”黄少天说,“胡扯!”


“真的,”叶修终于开口,“我十五岁认识他们兄妹的时候,他就是很厉害的言灵师——虽然没有纸人,但自己研究出了承受伤害的符纸——千机伞、也是他做的。”


“真的?”苏沐秋第一次听到似的,“我的前生这么厉害?”


叶修昂首:“是很厉害,不过比哥还差一点。”


“呵呵。”苏沐秋冷笑,“随便了,再怎么厉害,现在还不是给你当牛做马。”


有人喊了一声,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苏沐秋……”


他表情变得很快,淡淡笑着说了一声:“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那样淡漠,像是说给自己听。


 


语言像是一把刀,在厚重的空气里无声地切割下去。


 


一刀又一刀。一刀又一刀。


 


 


其之三——言灵师死去之后,其骨骸将会成为素材,作为其他言灵师的纸人再度复生。


 


 


生而不灭,永劫不休。


 


 


0


 


 


那是神圣的、庄严的、肃穆的——


 


 


——通往亵渎的路途。


 


 


戴着面具的双生子系着铃,叮铃叮铃地走着。


 


“我啊……每次进到这里都会觉得毛骨悚然。”


“……”


“明明长得像活生生的人……却像造纸一样被造出来……这已经不是秘术或者黑科技能形容的了,第一个想到这手段的人真可怕啊。”


“……”


“叶秋,听见我说话没有。”


“……规定这里不能讲话,混蛋哥哥。”


“是吗。”双生子的一个停下脚步,“那我回去了。”说完转身就走。


另一个连忙拉住他:“别走!我陪你说话就是了!”


“小点声,不然害我挨骂。”
“……= =凸”


良久,他说:“就算你吓我我也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得到纸人。”


“你就这么想当当家?”


“……你不做的事,总要有人来做吧?”叶秋像是叹了口气,“言灵师之首、依附于叶家的言灵师们——总不能因为任性断在这一代……”


“你就是这么好用。”


“……凸= =凸”


“到了。”长长的走廊步到尽头,叶修一手拉上门环,“进去吧。”


叶秋深吸一口气,拉上另一边。


 


此之内是纸人的领域。


 


非人也非神。


 


以充满力量的言灵师之骨,构建出全新身体的纸人的地方。


 


有前生的面貌却没有记忆。


无病无灾却替言灵师承担伤痛。


本质是白纸——却可以无限次折损破坏碎裂的东西——


 


掘墓中骨,还死人魂,用言灵束缚住他们——让他们日复一日地代替自己品尝痛苦——


 


这种感觉不是地狱是什么?


这种做法不是亵渎是什么?


 


这种命运——不是万劫不复是什么——


 


从拥有力量生下来的那一刻,言灵师的悲惨命运就已经写就。


 


 


无论看几次都——毛骨悚然。


 


 


那是现今还活着的言灵师们——活生生的陌路。


 


 


“开弓没有回头箭。”双生子说。


“我知道。”双生子答。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要说简单也很简单。


纸人的身体已经做好,骨头做的“核”与言灵师的真名封印在内,接下来就是将言灵师的血贯于体内——再以言灵师的力量唤醒。


两人作为双生子降生,叶修的力量又比叶秋强上数倍,于是找他一起来进行仪式。


叶修漫不经心地从叶秋手里接过却邪,把手握在刀锋上,让血自上由下流满。


因为太过无聊,他打量起了弟弟的纸人。


年轻赤裸的身体——肌肉不多骨架却已长成,白皙的像新的雪——大概十七八岁。


言灵师通常死于非命,可这个也死得太早。


他将目光移至纸人锁骨,那上面有一颗红色的痣。


其实是淡红色,但那么显眼,惹得人忍不住把视线凝在那上面。


他过去常常忍不住盯它——盯得久了,就会生出一股邪性,忍不住想要咬上去。


 


“叶!修!你特么又咬我!你是狗啊!”


 


那个人的声音犹在耳畔。


隆隆的、其余声音都听不清晰。


叶修抓紧却邪,皮肉与利铁几乎焊成一块,血流如注。


他一把掀开盖住纸人脸的白布。


 


“苏沐秋。”他喃喃说。


 


对着那张记忆中的脸。


 


他举起却邪。


 


“叶秋,这人我要了。”


 


“什么?!你疯了!”叶秋扑上来拦他,却被叶修用言灵缚住,“纸人的真名写的是我的名字!!”


 


“那又如何,我不在乎。”


叶修的额头绽开鲜血,像多开了一只眼睛。


他用双手握住刀锋,用力往纸人身上掼了下去。


纸人身体微微一动。


“他是我的。”


 


本来就是我的。”


 


那句话如此之重,究竟有没有用言灵,叶秋不得而知。


 


叶修额头双手通通沾满鲜血,触目惊心。


他却极其专注、极其温柔地呼唤起来——


 


“苏沐秋。”


 


醒过来吧,苏沐秋。”


 


 


力量强大的言灵师,只要一句话就能将纸人唤醒。


 


而叶修念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他的纸人就睁开了眼。


 


——他们说,纸人有自己选择言灵师的权利,尽管从无得到验证。


 


少年睁开眼。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叶修。


 


“你看起来需要治疗。”苏沐秋说。


他的声音没有一点迷茫,也没有一点惊慌失措。


 


“那你要帮我治吗?”叶修轻快地说。


他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又能无所顾忌、肆意妄为地耍赖。


 


苏沐秋沉吟了一下。


为言灵师承受伤口是纸人的宿命,纸人怎么会犹豫。


“只有手的话我很乐意,”他接受现实似的说,“这位小哥——你从上到下只有那双手能看了——你是从来没睡饱过吗?”


 


是没有。


从你走了之后,就没有。


 


叶修耸耸肩,懒洋洋漫不经心的:“行吧,既然苏大大这么说了——以后咱们抱抱睡?”


苏沐秋露出一个被恶心到的表情,学着他的口气:“那么这位言灵师大大怎么称呼?”


 


 


如果这世上有神的话,那他就是神了。如果这世上有奇迹的话,那他就是奇迹了。如果这世上有报应的话,那他就是报应了。


如果这世上有一见钟情的话——


 


 


——那他就是明证。


 


 


“叶修。”


他昂首挺胸,以言灵一样的洪亮声音回答。


但那不是言灵。


言灵师只能使用令人不幸的言语,不会露出如此幸福、苦涩、明亮并且绝望的神情。


他带着笑容,伸手将自己的纸人拉了起来。


 




那笑容轻飘飘的,仿佛在追忆某人一般。


 


 


TBC



评论

热度(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