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影临水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刹那间澈净明通

【伞修】《有心论》(上)

诳言堂楼礼:

· 随机出的@夜鴉的阿瓦隆 点的吸血鬼猎人(血猎)paro,私设有,吸血鬼部分设定来自漫画《咬花》


·伞修,副cp周江、昊翔


·有BUG就视为平行世界不要当真


 ·非人类的脑回路会有些那啥








《有心论》


 


 


 


周泽楷太好看,苏沐秋有点烦。


他在黑板上写完最后一笔,捻着粉转过来,就看见半个班女生的目光都往窗户边送——还有半个班女生的目光是凝固在自己身上的,这很欣慰——周泽楷坐在靠窗倒数第二排那个主角位上,支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风景独好的位子,拉着遮光窗帘,全浪费了。


男人好看的形式多种多样,半大少年却像流水线出炉的饭团,好看的方式都差不多,白净和善或生猛野性,分属人和兽这两类,这时候的心性还没成型,大部分男生都在人和兽之间来回咣当,但凡形象鲜明点,都令人移不开眼的印象深刻。


然而周泽楷两者皆非,他的好看像来自异次元,有一种天外飞来旁逸斜出的拔萃,饶是如此,在他课上公开走神也还是不能忍,苏沐秋提臂运气,一个粉笔头嗖地扔了过去。


周泽楷垂着眼,长长的睫毛像门帘拦住了繁星春水,听见暗器袭来偏头避过,苏沐秋毕竟技高一筹,投出第一根粉笔后两手立即射出第二第三根——他避过了其中两根,还是被第三根击中额头,“唔”了一声——这闷吭又引来一部分女生怜爱的目光,苏沐秋更烦了。


周泽楷回过神,见全班包括苏沐秋都在看他,于是站了起来,他扫视黑板上的题目,一词一顿地说出答案,回答正确,苏沐秋烦得不行:“说的都对,这恰恰证明了你没听课——如果没走神,你就该知道不是叫你起来答题。”


他不说话,像一颗史前植物沉默地矗立在那里,苏沐秋摆摆手:“先坐吧,放学来办公室找我。”他转过去又转回来,“还有,记得把地上的粉笔捡了。”


 


夕阳西斜,清校铃响过几遍,周泽楷才姗姗来迟,苏沐秋的办公室拉了一半帘,他站在没拉的窗户前,斜叼着一支烟,看窗外残阳似血。


周泽楷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另一半黑暗里,他一直站着,没出口喊他,直到苏沐秋叼腻了那支烟。“你就不能收敛点?”他掸了掸不存在的烟灰,“一个班的女生都被你吸住了,别那么招摇——我不信江波涛没教过你。”


他摇了摇头,不知在说有还是没有,苏沐秋继续说:“你再这样,迟早哪天被人扑倒,她们还是普通学生,一无所知,就这样被逐出校门冤是不冤?”


周泽楷还是摇头,依旧意味不明,他只得搬出杀手锏:“昨天小江给我打了电话——”


闷棍眼睛亮了一下,果然开口:“什么时候?”


他在问江波涛什么时候回来,这要搁几个月前还真听不出来,苏沐秋感慨。“不知道,早得很,”他夹着那支烟,“人类造血是很慢的,血猎也一样,造血剂只能在原有速度上加快一点点——归根到底他回不来,还是因为你吸得太狠。”


黑暗里,被烟头指着的吸血鬼面容平静,没有一点心思抖动的波澜。“他让的,”吸血鬼说,“我说过,反抗就停。”


“人类有时候口不对心,血猎也一样。”


太阳落下,寥寥星子升起,苏沐秋枕着一袭明亮的浅蓝背景:“——你明知道他纵容你纵容到底,见好就收,不要试探他的底线。”


听见这句,周泽楷无波的眼底竟然泛起一丝柔和的笑意,他的高兴溢于言表,苏沐秋反而觉得牙颤,这吸血鬼早知道,不只知道,从刚刚对话到现在,他一直在引导自己说出这句话,光他自己知道还不够,他还希望别人清楚,期望从别人的嘴里得到证实——江波涛对他是不一样的。


他的喜悦这样单纯,计谋这样不加遮掩,像月色里盛开的大瓣花,繁复艳丽的花瓣一片片绽放开来。


“——总之,人是会死的,”他警告周泽楷,“这次是江波涛有意识按了急救铃,下一次他脑子缺血出不了声怎么办,你真打算把他吸干吸到死?”


“不会死。”吸血鬼说,还是微微笑着,“我会初拥。”


这也在他的计划之内,吸血鬼说到做到,江波涛喊停就停,但如果他不喊,就一直汲取下去,不管对方是否濒死——真死了,正好可以变为同类,作为眷属,永伴身边——


夺目的大瓣花完全盛开了,枝头沁着露水,像夜莺的心头血,红得让人心惊。


“周泽楷,”他说,“有没有人说过你性格恶劣?”


周泽楷“嗯”了一声,实事求是不很在意似的,他对自己外貌也是一般态度。“没有关系,”他说,“不是他。”


不是江波涛说,所以他不在乎,这发言让别人听见实在太危险,吸血鬼王子到底有没有自觉,这世界的命运纠葛与自己连成一线,而有没有人能猜得到,在这世界头号危险分子眼里,最高优先级给了一个血猎。


掌握江波涛,大概就可以掌握周泽楷,苏沐秋叹了口气,庆幸第一个得知此事的是自己,又为跟世界安危卷到一起觉得烦。


我完全不想知道这种机密啊。他无语问苍天。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他,仿佛又在出神了,吸血鬼的身体在这里,魂魄却像不知所踪——他去了哪里?是不是去了江波涛在的地方?


苏沐秋轻咳一声,拉回他的注意,要谋划、避忌、考量的东西太多,他决定暂且按兵不动。“你回去吧,”他本来想再叮嘱一下,突然心念电转,“那些女生……你也是故意的?”


周泽楷已经要往外走,此刻微微回过头来,发丝的阴影投在眉目间,是种平稳的没有意外的好看。“我不会咬她们。”他承诺似的说。


吸血鬼吸血,却不是谁的血都能吸——他们偏爱那些喜欢他们的人的血,思春期的女生,气味洁净,心跳怦动有力,那种一声接着一声的紧促鼓动是最好的开胃菜,会随着血液流失一点一点缓慢下去,等完全停止,就是吃完了一餐——因此越是纯血的吸血鬼长得越好看,为了更吸引人类喜欢,为了不发愁食物来源。


周泽楷是王族,于这点得天独厚,但江波涛请假之前,他应该没这么放肆地吸引食物——现在全力全开,是在展示给江波涛看——虽然有这么多选择,但我一个也不会选——


这么明目张胆的求爱……苏沐秋要给他气死了。


“赶紧走赶紧走,”他扶着额轰他,“再不走我不能控制请你吃枪子,我刚撤销通缉,还不想引起世界大战。”


现今血族第一人听见“枪子”眼睛又亮了一下,他露出犬齿,耳尖微微变长,苏沐秋平静地与他对视,一只手摸上背后枪袋——


教导主任打开门,看见黑暗里这对师生对峙,惊诧了一下。“你们怎么不开灯?”他啪一声按下开关,室内立刻亮如白昼,周泽楷微微眯了眯眼,被他注意到,“这黑灯瞎火的,也不怕搞坏眼睛!”


苏沐秋爽朗地笑了两声:“这不马上说完要走了,”他朝周泽楷摆手,“小周趁早回去吧,明天上课别再走神了哈,不然江老师养病也养得不安心,他是真关心你们这些学生。”


周泽楷点点头,出门就要走,又被教导主任扯住手腕:“小江小苏跟你们打成一片也就算了,见了老夫还是该说句‘老师再见’的罢?”


周泽楷于是说:“老师再见。”


教导主任终于满意,挥手让他走了。


“老魏你真成,”苏沐秋倚着窗台,手终于从枪袋上放开,“连吸血鬼之王的便宜都要占。”


“占了怎么了?”魏琛把门关上,自己抽出一支烟,“我身份辈分容貌气度都在这里,叫他问声好委屈他了?嘿,”他点燃抽出一口,“再说了,你这话说得不严谨,他还只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不是吸血鬼之王。”


苏沐秋说:“死了就不是了。”


魏琛不说话,没问他刚刚是不是真的打算动手,良久感慨一句:“时代真是变了。”


他站在窗口,有风吹进来,吹得他吐出的烟一丝一丝的往回卷,苏沐秋站在他旁边,跟着抱怨:“可不是嘛,早知道不答应老吴接这鬼差事……血猎居然沦落到给吸血鬼当保镖。”还兼职移动血袋和舒适区,他没敢说出口,怕被魏琛反过来吐槽。


“大势所趋,和平才是时代第一主题,”魏琛很老道地说,像电视里的时事评论员,“联盟不再主动狩猎,他们把第一继承人送过来当质子——这所学校就是第一个人类与吸血鬼共存的试点,意义重大。”


意义重大的引申含义,是非成功不可,吸血鬼王子对看管自己的血猎产生感情,不知道是不是成功的预兆——但可想而知是麻烦的预兆,山雨欲来,苏沐秋觉得脑仁疼:“早知道不答应老吴接这鬼差事……出个别的任务还掉人情算了。”


魏琛嘿嘿笑:“你不出马可不行呐,往公说,想搞砸这次试点的大有人在,不安排几个可靠的老夫夜里觉都睡不着,往私说,”他压低声音,靠近苏沐秋把烟喷在他脸上,“现血族第一人在你班上,前血族第一人在你家里——这角色还有谁能胜任。”


苏沐秋说:“滚!”


 


 


拎着菜推开门的时候,苏沐秋想魏琛说得也不严谨,现血族第一人在他班里——前血族第一人岂止在他家里——就睡在他床上。


他的同居人卷着被子,睡得藏头露尾,一双线条流畅的腿大喇喇横在床中央,他是以逆时针状在床上转圈位移,枕头抱枕通通在这过程中被扫到地上。


苏沐秋看着一片狼藉,心头火起,走过去把拎着的所有购物袋直直砸在他头上,里面有冻得冰凉的牛排肉,还有做菜用的料理酒,隔着被子依然充满杀伤力,对方几乎跳起来:“苏沐秋你干什么!”


他很满意地看着他,招呼:“多么美好的一天,早安啊,叶修。”


“屁!”同居人抓过闹钟,“现在——才七点!”


“是晚七点,”苏沐秋从床上拣出自己今天要用的,“把其他的放进冰箱里,我去做饭。”


说完他就出去了,过一会儿满意地听到叶修开始动作——虽然对方并没有乖乖分类,只是迷迷糊糊地开始洗漱,但至少不是只有他一个人醒着了,苏沐秋的要求很简单,我干活你不能坐享其成,起码给我坐一边喘气儿。


叶修被闹醒,虽然没生气,但也真的只坐在一边喘气儿,他坐在餐厅里玩ipad游戏,用激昂跳脱的游戏BGM充当苏沐秋切菜剁菜的背景音。过一会儿苏沐秋探出头来抱怨:“你能不能别玩《天天爱消除》,扰得我节奏都不对了!”


叶修“哦”了一声,打开《Love Live!》 。


苏沐秋不做声,他干脆坐到厨房台子上对着他玩,今天要切的菜可多,看来是要搞大阵仗,叶修凑过去:“今天吃什么?”


“煎个肉,拌个沙拉,做个西班牙冷汤。”苏沐秋用刀背拍蒜,叶修捏着鼻子躲远了点。


有人按门铃,险些被淹没在μ's的新单曲里,叶修玩出全perfect,才说:“有人要找苏老师,坚持好一会儿了,闻着味是血猎。”


苏沐秋作势甩了甩刀:“滚去开门。”


叶修“啧”了一声,放下ipad去了,苏沐秋想起什么,叫他:“穿了裤子再去!”


没有声音,苏沐秋预料不好,洗了手走出去,叶修果然在门口,果然没穿裤子,门外两个高中生年纪的男生站在那里,保持着震惊的表情面面相觑。


场面如此尴尬,苏沐秋觉得必须找回权威性,轻咳一声:“先进来,关上门,”他语重心长地说,“晚上冷,不穿裤子容易着凉。”


叶修替两个年轻血猎概括出内心弹幕:“变。态。”


 


客人被请进门,叶修被赶去穿裤子,苏沐秋给他们倒上茶:“别介意,这并不是我家的日常风景。”


他想了想,补充:“平时他就算不穿上衣,也会穿裤子的。”


对面两人一同露出“我并不想知道这么清楚”的脸,稍高些的那个拿出证件:“我是孙翔,他是唐昊,我们是血猎联盟派来的。”


苏沐秋打量他们,两个人年纪差不多,和长得年轻实际上几百岁的周泽楷不同,他们是真的年轻,孙翔看起来更张扬,背着一个竹剑袋子似的东西,唐昊看起来更经验丰富,他打从进了屋就没有坐,而是靠在墙上,做着个抄手前倾方便攻击的态势,一直盯着叶修进的那个屋——“我是不是见过你?”苏沐秋说。


唐昊没有直接回答,回答的是孙翔:“你们见过?”他回过头去看脸沉下去的唐昊,“在百花的时候?”


苏沐秋“哦”了一声:“没见过,我记错了。”


“人老了就会这样。”叶修接腔,他换下睡衣出来拿ipad,顺便进厨房偷汤喝,丝毫没有被人戒备的自觉,在房间里晃来晃去。


“不要介意,”苏沐秋示意他们可以继续往下说,“他不是外人。”


孙翔奇道:“那是内人?”


叶修举着汤勺“噗”地一声被呛到,苏沐秋微笑补刀:“是宠物。”


“不够意思啊苏大大,”叶修端着碗坐到苏沐秋旁边,“成天给宠物喝番茄汤番茄汁番茄all——当心我告你虐畜。”


“补充维生素有什么不好,”苏沐秋伸手揩掉他嘴边一点汤汁,“看你这嘴干的,都起皮了。”


叶修任他揩,转头催促孙翔:“话别说一半,小周怎么了?有人要暗杀他?”


小周?孙翔皱起眉头,有点像不高兴的大型猫:“我只管传达情报给‘苏沐秋’,我不管你是内人还是宠物,闲杂人等都得……都请回避。”


叶修呵呵:“那你该挑个几千米外的地方,我耳朵太好,回避了也听得一清二楚。”


孙翔一愣,紧接着攥住自己背的东西跳了起来:“你是吸血鬼!”


叶修把汤喝完,擦擦嘴,点点头:“我是。”他看着孙翔架势十足的备战姿态,“怎么,来别人家做客,见到个家养的吸血鬼就要打,这就是联盟口中的‘和平共处’?”他转头跟苏沐秋说,“趁早跟老魏说别费劲了,不等有人暗杀小周,这种人就能重新挑起世界大战——血猎还是早日颁布智商准入制度……”


他话未说完,一阵凉风已经旋到了面前,孙翔把他背的东西挑到叶修鼻尖,绸布滑开,露出一截寒意逼人的剑尖——


但那不是剑,剑没有这么横溢的、张扬的锐气。


是矛。


“战矛却邪。”苏沐秋说。


孙翔看了他一眼:“我现在才相信你真的是‘苏沐秋’。”


苏沐秋没生气,托着下巴地看叶修——他像是从来没从这个角度看这个武器似的,饶有兴味地盯着却邪——半晌将视线移回孙翔脸上。


“你这么举着,不累?”他悠悠说。


“不累!”孙翔大声道,像是为了他有无尽的力气似的,唐昊在他背后露出个受不了的表情,但也没阻止他。


苏沐秋拍拍叶修的肩:“我早说过,你这张嘴,在哪都要惹祸的。”


叶修嗤之以鼻:“嫌弃你别——”


他话又没说完,孙翔往前一送一挑,斩平了他几根头发丝——却邪是银武,圣水锻秘银所制,对吸血鬼有致命杀伤力——只是擦过眼前,都能感受到一阵炙伤般的灼热。


“这是第二次,”叶修看他,“我不理你,是不是还打算有第三次?”


孙翔扬眉笑了:“又有怎么样?”


叶修想了想。


“看在却邪的面子上,”他站了起来,“我管教你。”


年轻人哈了一声,抽回武器把在身旁:“别在这,上天台。”


叶修四处看看,自衣帽架上抽出一把直伞:“来。”


苏沐秋把那个碗放进盥洗池,探头问:“你不吃点东西再打?”


“我有这个需求吗?”


“你面对的可是却邪的正统继承者,”他问唐昊,“这家伙实力怎么样?”


“马马虎虎。”唐昊说,见孙翔瞪过来,“还过得去。”


“你看。”苏沐秋摊手,“给却邪个面子。”


“那就吃点。”叶修扯着他回到屋里关上门,过一会儿神清气爽地出来,“走走走。”


孙翔瞪圆眼睛看他:“你使了什么妖术?”他狐疑,这是一个人?


开始来应门的叶修是个小孩,十一二三左右,露出的脸和腿都有点婴儿肥未退的圆润,也是他们觉得苏沐秋兴趣变态的原因,现在的叶修看起来却长大了——虽然身高不及他和唐昊,但身量表情已经有些准成年人的神采飞扬,关节也变得结实宽厚——那把直伞在他指间滴溜溜打转,看起来没那么可笑了。


叶修弯着眼,似笑非笑地看他:“用了妖术怎么?你不敢跟我打?”


“谁不敢!”孙翔受不得激将,一推门走了出去,叶修跟在后面叫他:“少侠莫急!你穿的是拖鞋!”


苏沐秋哈哈大笑。


唐昊提着孙翔的鞋,问他:“你不去?”他眼尖,看到苏沐秋脖子上一道迅速愈合的齿痕。


苏沐秋摇摇头:“虐菜当年看得多,就不去了。”他笑嘻嘻地,“我多做点,一会儿下来吃饭啊。”后一句说得很轻,但唐昊听得清楚,“对血族,我不放蒜的。”


唐昊瞳孔红了红,把门带上了。


苏沐秋继续大笑,回厨房做饭。


 


 


他腌好牛排,用热水焯过西兰花等蔬菜,拌上酱放到桌子上。沙拉本来就是冷盘,汤凉了也好喝,就是肉经不得放。他惋惜刚刚没要唐昊孙翔的手机号,叶修又从来不带,还得亲自上去看看他们打得怎么样。


当初租这房子,看中的就是天台,超高层公寓,电梯都有种直上云霄的失重感,顶层更是可以一览众山小,其他人觉得眩晕,觉得走在上面被风刮一下都要栽,对他们来说却是独家花园,天气好的时候,苏沐秋还准备了躺椅,和叶修在上面做月光浴,一人一台笔记本对着打游戏。


希望他们别把露天花园变成战场,他攀梯子的时候想,结果果然不出所料。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苏沐秋爬上天台,正好碰上叶修用那把伞使出一个龙抬头——架势是对,但武器赋予了这个场面一种超乎寻常的喜感——他忍住没笑,去看孙翔。


这骄傲的年轻人负了点伤,但姿态并不狼狈,精神上受到的震慑比较大,他又看唐昊,唐昊看来早有心理准备,但也是有一些惊讶。


其实用不着这么惊讶,他想,你们见识的还不是全盛期、用最顺手兵器的叶修,不过也没什么关系。


只要他还活着,那就什么都没关系。


这一击使出,叶修似乎也觉得自己挑的武器不太顺手——那把伞钢骨折断了,30块钱,地铁站门口买的,能和却邪拼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他不无遗憾地把伞扔到一边:“GoodGame,我要回家吃饭了。”


“等等!”孙翔拦他,“还没结束,我还能打!”


“我打不了了你没看到吗少侠,”叶修白他,“莫非却邪新主人要欺负手无寸铁的我?还要脸不要?或者你把却邪给我打?”


“却邪不行!”孙翔誓死捍卫自己的兵器,“唐昊把你的血祭绝魂借给他!”


“血祭绝魂?”叶修说,“也可以啊,就让你见识全职业高手——”


“借你个鬼!”唐昊转身要走,看见一半身子站在梯子上只露出个脑袋看热闹的苏沐秋,对方也在犹豫是自己先爬上来让唐昊下去还是怎么样,最后还是决定挥挥手,“我饭都做好了,问你们什么时候能煎肉……”


“什么肉?”孙翔很直白地问道。


“关你什么事!”叶修和唐昊一起瞪他。


“菲力。”苏沐秋笑眯眯地答,“你那份要不要加蒜啊?”


 


 


结果孙翔还是没能吃到苏沐秋做的菲力,一路都在念叨就这么输给了个小鬼结束的不明不白还把口信就这么轻易交出去了回来又要被江师兄唠叨江波涛什么都好就是大出血也能跟人拉家常打都打饿了唐昊还不让他吃菲力……烦都烦死了,唐昊回头骂他没骨气输给人家还要吃人家家的饭,孙翔倒是瘪瘪嘴很委屈:“我又没输给苏沐秋。”


“那种形态的叶秋你都打不过,你以为你能打过苏沐秋?”


“叶秋?”他听见却邪上任持有者的名字,联盟里失踪已久的传奇血猎,“你说那个……是叶秋?!”


“……”一时嘴快爆了别人的料,唐昊闭嘴装死。


“不能吧?”他很怀疑地看着唐昊,“跟我打的不是个吸血鬼么?吸血鬼怎么当血猎,还用银武——”


比起嘴快爆隐私,被孙翔怀疑更让人难以忍受,唐昊回过神掐住他的下巴:“你就这么确定——”他望进孙翔眼里,瞳孔边缘泛起一圈红色,“——不会有吸血鬼当血猎?”


他们的脸离的很近,唐昊能闻到孙翔身上刚刚划破的、带着甜意的血腥味,孙翔身上战意未消的动物般的热度,孙翔年轻兴奋的、一声接一声连迭紧促的心跳——


怦动。怦动。怦动。


——怦动。


孙翔被掐着下巴,脸颊鼓鼓的一翕一动:“唐昊你……”他突然被一股力歪了一下——唐昊推了他一把把他甩开了,“你干嘛啊!”


“傻蛋一样。”唐昊很不屑地转过身,“走了。”


孙翔愣了一下,随即勃然大怒:“你才傻蛋!地铁站不是走那边!”


“不去地铁站!”唐昊也勃然大怒,“你不是要吃牛排?!今天就让你吃到怀!”


 


 


苏沐秋把留给唐昊孙翔那份封好保鲜膜放进冰箱,准备明天和猪肉馅一起做汉堡排,叶修已经毫不客气地开吃了,他比刚才又变小了一点,但还是比不穿裤子时大——大概十五六岁,是一个标准的少年人,边吃边点评:“是还得过去——那小子说话倒还蛮实在——我总觉得他有点眼熟。”


“当年跟着张佳乐俩小孩里的一个。”苏沐秋说。


“不一堆小孩跟着他?猴子似的。”


“哪有王杰希身后的多,被咬了的那一个。”


叶修回忆了下:“一晃好多年过去了啊……老魏是不是很老了?”


“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苏沐秋说,“他叫我拖你去帮忙呢。”


“可别,”叶修说,“我在联盟记录里已经是死人了,一个死了的我才是不会被使唤的我。”


提起这个苏沐秋又想叹气:“我当时怎么就没把自己记录也给编死了呢……我究竟是为什么把联系方式留给老吴的?”


叶修想了想:“为了让他给咱俩收尸?”


苏沐秋也想了想,觉得不无道理:“很有可能。”


叶修那份煎得生,还带着血水,吃得他嘴唇红艳艳的,他小孩时眼睛圆,长大后喜欢眯着眼嘲讽人,这年纪时倒是猫一样的轮廓,明亮的,带着股灵动劲儿,此时他就又明又灵地盯着苏沐秋:“你好好吃饭总盯着我下饭干什么?”


苏沐秋停下刀叉,他总觉得叶修这样的神色有点既视感,终于他想起来了:“我第一次见你你好像就是这个样,长得这个年纪。”


“唔,”叶修笑,舔了舔嘴唇,“怀念起当年风华正茂的哥了?我怎么跟你打招呼的来着?‘嗨,手下败将’?”


“别企图美化记忆了,”苏沐秋在桌子底下给了他一脚,“我记得可清楚,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嗨,阶下囚’。”








TBC

评论

热度(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