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影临水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刹那间澈净明通

这个刀捅得好舒服啊。

解宁:


标题:

一篇大约是致敬罗琳·莎士比亚的乱七八糟






GGAD,这个cp的实质是什么呢?


“我一心想着学习,你却一心想上我!” ​​​





不不不,让我们换一个画风,走进罗琳老师莎士比亚式的内心世界:


【吾爱,吾爱。如炼狱,于心尖。】




“让我承认我们俩一定要分离 / 尽管我们那分不开的爱是一体 / 这样,许多留在我身上的瑕疵 / 将不用你分担,由我独自承起 / 我再也不会高声认你做知己 / 生怕我可哀的罪过使你含垢 / 你也不能再当众把我来赞美 / 除非你甘心使你的名字蒙羞 / 可别这样做;我既然这样爱你 / 你是我的,我的荣光也属于你”



—— Shakespeare, Sonnet 36.




下面是一些很分散的脑洞。没有什么逻辑,可以不用看了。




hp电影第一部,以一种【拍了这部没下部】的恐慌感,达成了世界观塑造方面惊人的完成度。奥利凡德在卖魔杖给哈利时这么说,“He has done great things....terrible, but great."



真是此中有深意欲辨已忘言,不以青春文学的是非观,不用向量衡量成就,boss链的高端GGAD,在成就值上应该都是greater。 ​​​


巴希达作为《魔法史》的作者,没来得及描写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世纪之战。课本尚且不写,何况杂书乎?其他的小书,孩子们更不会看。你不能指望人人都是赫敏格兰杰,就连鹰院的小伙伴也不个个都书山学海淡泊名利。


所以邓布利多那句“只要不把我从巧克力蛙画片上撤下来”,是很好理解的:这是让小巫师们学习历史的第一途径;而小巫师们应该了解这点。他的痛苦和冷静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历史上不需要身姿,不需要表情,只需要两个名字。五好教师邓布利多,今天也在为巫师届的未来身体力行。 ​​​


这种身体力行的代价是一生孤寂。暮鼓晨钟伴孤灯下余生书卷。

我看倒霉孩子的剧本时,一边被思蝎甜到牙根泛酸,一边不由地想:这位小阿不思是如此幸福,大约是把那位老阿不思一辈子的幸福额度都用光了吧。 ​​​

只有明白一样事物才能加以利用。邓布利多总提到爱的强大是因为他爱过。他爱家人,在父母妹妹死后一生悲恸。他爱哈利,在无可避免的死亡面前也想着护着他活着的一点可能。他爱生活,爱风鸟花月,爱他的学生。他也曾爱格林德沃,又因此深深地受到伤害。


在他孤身一人时,我们常常脑补邓布利多织毛衣。讲一点道理,老光棍邓布利多,为师一百年,年年织毛衣,与时俱进开拓创新,追求进步抓铁有痕,技术应该已经非常精湛甚至可以开家养小精灵编织培训班了吧?至少在去世之前。

那可能是他少有的闲暇时光里,一点点再平凡没有的喜悦。他研究钩织方法,配一点鲜艳颜色,萝卜红和萝卜秧子绿织成毛衣,毛帽,毛裤,毛围巾;但是他无人可送。

我曾约人黄昏后,淡斟一斛白发酒。青丝梢头月色柳,曾记否,笑眼眉目,盈盈不算老春秋。

他就把它们又拆开来,再加上一股紫色毛线,再一次织成毛衣,毛帽,毛裤,毛围巾。



毛线成山,阿不福思会不会很头疼?

你有时间和他混,你没时间管安娜!别躲在柜里不出声看我踹了这门!开门啊!出来啊!哥哥和我喂羊吧!阿不思,阿不思,开门我是你弟啊!中了魔障发了狂,见那小子就心慌,那男人有什么好?油腔滑调耍花招!






英国戈村英国戈村邓家羊毛厂倒闭了!英国戈村最旧羊毛厂邓家羊毛厂倒闭了!王八蛋王八蛋盖尔王八蛋,吃哥嫖赌 吃哥嫖赌,欠下了欠下了几万加隆,带着我的小哥哥跑了!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拿着羊毛抵工资工资,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的毛衣统统二十块!


阿不福思很崩溃,山羊咩咩很心慌。

作为全书出场最多分量最重的传统麻瓜生物,山羊好同志克克克克业业,咩咩咩咩,压力山大。







总是想着朋友说过的一个魔杖制作AU。

如果课本的写作能拍五部电影,魔杖制作大约可以拍八十集连续剧。第一集:取得独角兽信任;第二集:和媚娃谈谈过去的爱情;第三集:探遍名迹古木。情感线:浅色大眼睛的奥利凡德与德国魔杖匠人格里戈维奇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一个暗线伏笔:为什么我们老蜜蜂邓布利多,会贡献出两根福克斯的尾羽?他是不是从前尘旧事中知道某种孪生的秘密?大棋党又是三十万字。



武侠片也是可以的。最近看三强争霸AU,项目永远老三样。甜是甜,但乏新意。于是思考一下,1880年代,欧洲依然尚武。三强争霸的核心战场依然是上天,下水,满地跑,但是允许参赛三人决斗,不揍到鸡飞蛋打鼻血满地眼冒金星不算完。所以1945年决斗邓布利多首先就揍得格林德沃满地找牙,“我可是经过长久练习的,盖勒特!娘希匹格林德沃你个挨千刀的,给点油头你就蹬鼻子上脸了!当年我就是糊涂油蒙了心,怎么就偏偏看上了你!”



再如果,同我另一位朋友说的,格林德沃是霍格沃茨学院斯莱特林的学生呢?

日啖AD三百颗,不辞长作狮院人。日食GGAD一百篇,不会做师也能淫。

邓布利多当然是男生学生会主席,又称为BH,这个缩写通常是会被扩写为一个嘲笑式的绰号,而斯莱特林在这方面可算是开拓创新居功至伟。但这届霍格沃茨学生很不行:他们居然将这臭名昭著的小名扩写为了Beautiful Hegemony(美的霸权)!

而且,据说这怎么看都不是贬义的昵称,还是蛇院头头亲自推广,由己及人,由表及理,要求蛇院上下深刻贯彻学习邓布利多思想和他的三个代表性理论:爱能拯救你,爱能拯救我,爱能拯救大家。人人都献出一点爱,把世界变成邓布利多想要的人间。蛇院大佬很强势:我要让邓布利多知道整个霍格沃茨的地下小组织都被他承包了,我们都是邓布利多的人。

蛇院扛把子堕落了;魔药最高分天天做迷情剂!级长偷偷给狮院加分!蛇院找球手隔空给狮院找球手飞吻!长此以往,世风日下,蛇将不蛇!

皮皮鬼:你们是我带过最恋爱脑的一届学生!





我又想到,邓布利多老是吃糖。


邓布利多小时候家境清贫,爸爸蹲大牢,妈妈忙家里。懂事的小邓布利多,在去霍格沃茨的火车上,吃的大约也是在家自己做的咸牛肉三明治。这玩意儿吃一次可以,两次也不错。吃多了你就会哀叹,你会流泪,你会后悔自己怎么就生在了暗黑料理英格兰。

而且当时的小邓布利多,身边没有一个哈利波特掏出一口袋的金加隆,对咣当咣当推着小推车的女巫说,“我全要了”。去霍格莫德,他会开着不轻不重的玩笑从他的一大群支持者中脱身,推辞一切一起去蜂蜜公爵买糖果、去三把扫帚喝一杯黄油啤酒的提议。他也许渴望,但是他最终抖抖脚上的落雪,对多吉抱歉地笑笑。

邓布利多不会允许多吉的陪同。“好朋友”之间也会有秘密。他独自去猫头鹰邮局,找一只便宜的老猫头鹰,给家里寄出一沓厚厚的信件和几个加隆;作为优秀学生给老师打杂,给预言家日报写小专栏,挣几个小钱贴补家用,给阿利安娜寄一个有真的蝴蝶在振翅的蝴蝶结;这些对邓布利多而言是都是平常事。他知道赚钱艰辛。



所以几十年后,他小心地把银白的胡子甩到身后,走到多比身边,一屁股坐在浅浅的石头台阶上,拍拍地板让多比也坐下。他和多比讨价还价;他执意要给多比十个加隆,多比颤抖地摇摇脑袋,大玻璃球一样的眼睛执着地看着他,扭曲的手指甲在石头地面上画了一个“1”。邓布利多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叹一口气。

“好吧,多比,如果你执意如此...请你务必拿上这个。我们合同的一点点附加报酬...织得不好,颜色我倒是很喜欢...”

多比接过一只毛线织的袜子,上边是粉红色和橘色交织的细条纹。





继续说说甜食。


甜食是一种comfort food。邓布利多在什么时刻,如此地需要安慰,不得不像吃饭一样吃糖?

又谁请他吃了第一块滋滋蜂蜜糖,第一块巧克力蛙,第一盒比比多味豆?


【“噢!是呕吐味的!”

邓布利多皱起眉把糖果吐了出来。金发男孩没空理他,正在扶着树干抠自己的喉咙。

“倒霉!是耳屎!”

邓布利多惊讶地看着友人。

“你知道耳屎是什么味儿的?”

“很久以前,一年级的时候,在德姆斯特朗,我约人决斗...那些该死的东西...” 格林德沃一脸嫌恶地抬头,还不住地咳嗽着,“你想尝尝吗,阿尔?”


邓布利多还没来得及摇头,格林德沃的嘴唇已经咬住了他的。他们倒在地上;小心地不去碰到那些被吐出来的糖果。光斑透过山毛榉树叶落在他们的脸上。】



比比多味豆一把一把地抓来送进嘴里,嚼出一嘴呕吐物的味道。



【“你如果想吻我的话,” 格林德沃忽然睁开眼睛,恶作剧式地笑了。邓布利多吓了一跳,慌忙缩回了手,“你最好赶紧。你知道我不会对你说不。”】



也许从十七岁的那个夏日开始,阿不思·邓布利多就埋下了日后蛀牙、糖尿病、高血压三座大山的种子。



在那个夏日里,乡村山谷里的两个小男孩子,吃了很多很多糖。

他们一个没有钱,一个未成年。但他们放肆骄傲,神采飞扬,“满脑子残酷的梦想”,同若世界之王。



“不可战胜的死亡之主,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 ​​​






国王十字车站,哈利说“格林德沃在伏地魔面前撒谎了”的同时,也是在向邓布利多通报格林德沃的死讯。可是邓布利多的反应很平静,只是点点头,为阿利安娜之死流的眼泪仍然挂在鼻尖上。








他早已知道格林德沃死了;他随他而来。就像一个世纪以前,他尾随着他,腾起身子踏遍云彩;邓布利多浮在空中,风中红发乱舞如猎猎旗帜。他转过身,背对太阳,垂下眼眸,把自己的手递到格林德沃手中。







再谈谈格林德沃。


“有人说你的缺点在年少放荡 / 有人说你的魅力在年少风流 / 魅力和缺点都多少受人赞赏 / ...同样,那在你身上出现的瑕疵 / 也变成真理,当作真理被推崇 /...多少爱慕你的人会被你拐走,假如你肯把你全部力量使出 / 可别这样做;我既然这样爱你 / 你是我的,我的光荣也属于你。”



—— Shakespeare, Sonnet 96.




格林德沃其人,首先是一位革命家。


他走过所有革命家一样的人生轨迹。他似乎关心集体命运,却对个人命运冷漠到近乎粗暴。他的口号让人热血沸腾,但是其间的执行却决绝残忍。他对于大于或小于巫师群体的东西都漠不关心,无限忽略某种情感上的核心凝聚力(比如和平和爱,插播自邓布利多),同时也忽略组成群体的个体幸福感。他的伟大建立在牺牲的基础上;从政治判断的角度来说这并没有错误,但这是会死人的。从女权主义(并不是大家在微博上看见的那种女权主义)的层面来说,死人总是不好的。


但不知幸还是不幸,他曾拥有过一个阿不思。


从某种角度上看,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有一种本质上的共性:他们的目标,并不是以绝对的个人私利为出发点的。这一点,可以参考原著邓布利多给格林德沃的信件。

单纯从力量角度对比,我曾把他俩比做罗伯斯庇尔和丹东。我实际上不能赞同格林德沃的黑魔王人设。根据罗琳的描述感受一下,我总觉得黑魔王一词于我,有一种片面教条的刻薄。这种感觉让我很不开心;这并不是格林德沃的全部;甚至很难说是格林德沃的很大一个方面。

格林德沃,这个在hp整部书里被提到仅仅20余次的角色,可以发展考究的血脉层次,实在太多太多。



同样地,我个人接受度不高的邓布利多的一个称呼:白王后。

白是白,不是圣母啊!

中二魔王盖勒特,圣徒全员阿瓦达。下属操心感情事,陛下你要绑紧他。邓校骨轻身柔弱,战败就吻泪哗哗。浴袍铁链壕囚室,捆绑play来一发。不计前嫌白王后,霍格沃茨全吃瓜。欲知后事能如何,你行何不你上啊?

我真不行。

当然,十分能理解这个脑洞的魅力。脑脑更开心,反正搞cp呢这里!搞cp大约不用基本法;反正对错都是为了爱。

话说回来,以大胃椰子令人叹为观止的腐蚀性破坏力,中二魔王跃然荧屏之上指日可待,罗琳本人都救不回来。

一个是魔界奇葩,一个是英伦村花。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还记得刷牙,一个却到处开挂,一个问约不约,一个又不说话。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青丝流到白发?

从罗琳的描写以及《神奇动物在哪里》的补全来看,我会说格林德沃是一个黑巫师,然后是一个实干家。有能力的人弄潮,作用是领导而非称王。欲冕王冠,必承其重。战争以暴力为手段,以消泯对手的抵抗能力为目的。如果要自下而上改革社会,某种成规模的暴力不可避免。


但是有一点很致命;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观察到格林德沃在漫长夺权道路上的几个重大失误。革命家的脑袋里很少有“人”这种微观存在;“人们”这个词被频繁使用。这在革命初期是一种动机,中期是一种宣传,后期是一种手段,再之后,也许会成为某种负担。人类的历史教会我们人的性质,而巫师社会里,“革命”和“爱”这两样东西,闪耀着再麻瓜不过的人类光辉。格林德沃学习前者,而邓布利多拥有后者。


把格林德沃带入革命家的人设,我不由感慨:

比起让格林德沃到死都没回过味儿来,明白自己爱邓布利多;罗琳已经是给了这对一个超大的HE了。 ​​​



当时他的某种想法,和红极一时的Pokemon Go差不多。少年神奇宝贝训练师格林德沃,从德姆斯特朗道馆的家里出发,踏上成为神奇宝贝大师的路程,遇到的第一只神奇宝贝就是邓布利多。邓布利多是一种属性成谜的神奇宝贝,从初代的角度来说简直比超梦还牛逼。格林德沃摩拳擦掌,“我收服邓布利多了!”“出来吧!邓布利多!”“邓布利多,使用十万伏爱!”


可惜邓布利多,毕竟不能被收入口袋。




“盖勒特的心情糟透了,他说他当晚就要回家。”

格林德沃丢下邓布利多跑路,并不是因为“邓布利多已经没有利用价值”;而是因为格林德沃的的确确正经历着恐慌。他强大,中二,毕竟未成年。

作为一个天蝎,总觉得格林德沃大约也是个天蝎——他不在乎任何人,但是当时,阿不思·邓布利多跪在他的脚边。

他的魔杖还未垂下。他的情人哭得像只受伤的独角兽,红发散了一地,像无数次他将他推到在野燕麦丛中时那样凌乱。他甚至发不出声音,眼泪流出来,堵住了喉咙深处嚎啕。




那句著名的【“what makes Albus Dumbledore so fond of you?” (“为什么邓布利多如此钟情于你?”)】

纽特偏过头去,眼神闪烁,答的明明是:

【“I really couldn't say. ”

(“我真的不能说。”)】

还未出口言分手,怎地算是前男友?我俩结交定百年,精神上的de facto。







...你跟我男朋友有什么不能说的?? ​​​


直到上个月,我才发现这句话的中译,被硬生生翻成了“我不知道”。其中回味曲折瞬间被降低了百分之七十,怎一惨字了得!有多少人再次被误导!中译者你不懂爱,格兰芬多大宝剑会掉下来!




格林德沃可恨又可爱。我们也曾内心咆哮一万遍:他们就该赶紧麻溜地结婚!

“兹诚挚邀请 爱弟 阿不福思·邓布利多,参加我们于戈德里克山谷老宅举行的婚礼。请不要试图把“我们”这个词烧成一个洞;也不要把此请柬喂给山羊。阿丽安娜将在你之前到达。随信附上门钥匙。爱你的,哥哥 阿不思·邓布利多 和 哥夫 盖勒特·格林德沃”。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扎着鼠曲草和向日葵的拱门,格林德沃焦躁地拉扯自己的领口,邓布利多挽着妹妹的手走来,下一秒没把捧花扔出去就被强吻上了。阿不福思坐在椅子上满脸不高兴,他没注意到椅子有个羊尾巴,在他坐下时痛苦地咩了一声。

“我的羊呢?格林德沃!”他大吼一声。阿利安娜责怪地看了他一眼:“都是一家人了,别这么凶巴巴的。”

阿不思·邓布利多笑得无奈,安抚一样地摸了摸弟弟的手臂。格林德沃哼了一声,弯下腰来,请他们共同的小妹妹跳第一支舞。




然而。


最后的最后。他的爱人给他一个长吻,一个冰冷眼神,一个狠咒,一声叹息和满面眼泪。




不知道整篇啰里八嗦看下来,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彩蛋?

这对莎翁式的爱人,最合适他们的十四行诗,都必须是配对的三六和九六。


我们用一模一样的结尾,赞颂彼此。



“你是我的;我的荣光也属于你。”










“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

“塔尖只见凰囚凤,世人哪见凤求凰?”




我从旧年岁里剪下一段时光,铸造一座城堡,里边关上我唯一的金色梦乡。希望一辈子。希望不要停。


不要莎翁了,不要那首Dumbledore's Farewell. 在某个时空的夹缝里,格林德沃捻起一缕长长的红发;它们在阳光下闪烁糖霜的蜜色。他凑过去嗅了嗅,然后吻了一下,抬起头看进爱人的蓝眼睛。



你还记得那天晚霞染遍江水,天地上下彤红。我们年轻又快乐,青春的发丝熠熠生光。在呼啸而过的狂风里,所有放肆的大笑都被拉得漫长,让人望不见未来,也望不见白首。







【附】


翻看大家给我那篇神奇动物报纸解读的回复,谢谢大家的热情。我不得不承认,这约摸的确是我心甘情愿站过的、最热的一个圈...十分不适应。

看到这么一个回复:

“这个刀捅得好舒服啊。” 










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再次反问自己:我墙的,这都是些什么cp呀!




解宁

死于GGAD崎岖的爱情的12/1/2017




评论

热度(534)

  1. 巴郡临江甘兴霸解宁 转载了此图片